郑怡 「小雨來的正是時候」1983

郑怡,台湾歌手。自校园民歌开始,即在乐坛渐渐崭露头角,以“好奇的大学生”身份踏入歌坛的郑怡,1980年她以一首「月琴」在流行音乐史上刷下非常亮丽的一笔。她的高音干净、高亢、不拖泥带水,如同凝听月琴演奏般;令人感动,久久难忘。1983年的唱片「小雨来得正是时候」才正是使得她那婉转、平实、民谣味十足的纯朴嗓音真正传遍大街小巷的成名之作。现在的郑怡除主持中广的《绮丽世界》外,剩余的时间几乎都奉献给了家庭。

 

站长我曾经这样简单总结,说郑怡,说郑怡的专辑『小雨来得正是时候』,我觉得这样介绍更通俗易懂:这是她的第一张专辑,是华语唱片里非常经典的一张唱片(台湾百佳030),因为这张唱片,有一举多得之妙。首先是歌手郑怡因此而家喻户晓;然后这是词曲作者,现在的创作大师小虫的第一首作品,通过这首作品,听众认可了小虫的创作水平;还有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东亚及东南亚最重要的音乐制作人”李宗盛制作的第一张唱片、李宗盛唱片制作人的地位因此得以肯定。并且这张唱片收入台湾百佳唱片,排在第30位。

 

light_rain_01

 

 

或者点击此试听链接:

http://music.163.com/#/song?id=331289

 

小虫说,「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写的是他初恋兵变的故事。

当年小虫担任钢琴家教时认识一位女孩,彼此有了纯纯恋情,后来他北上念书,偶尔回到高雄时总会听到一些传言,譬如:女孩有了新恋情、或是对方父亲嫌小虫家境不好,质疑这么穷怎么养得起女儿等,后来小虫服役抽到了金门,远距离爱情、加上当兵等不利因素,两人恋情也渐行渐远 .....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作词:小虫 作曲:小虫 演唱:郑怡

 

苦苦的这一杯酒,淡淡的没有滋味;

你悄悄的就这样走,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到底是那里做错?让你如此对待我;

你悄悄的离开我,可知我心已被你带走。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代表我流不出的眼泪;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冲淡我对你的思念。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详细说,『小雨来得正是时候』这张唱片诞生于台湾校园民歌与流行歌曲的交替时期。其时的音乐作品内容已经超出校园生活、个体直觉及使命意识,罗大佑和苏芮的新音乐形态摇滚乐大受欢迎,民歌风潮已渐渐消退,台湾乐坛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这张专辑制作于1982年,是日后成为“台湾首席音乐制作人”的李宗盛所制作的第一张唱片。当时的李宗盛在音乐制作方面尚处于初步摸索与尝试阶段,但是却相当成功地捕捉到了郑怡声线中玲珑剔透、高亢婉约与清亮率直的动人一面,从而使得整张专辑让人听起来十分亲切、干净、自然。在1993年台湾传媒界评选“台湾歌坛百张最佳专辑”的时候,这张专辑的排名是第30位。

小虫创作的标题曲「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堪称这张专辑的画龙点睛之作,“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 代表我流不出的眼泪 /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 冲淡我对你的思念”,这几句词句平实但却情感真切的歌词足以使这首歌流传于世;当年创作这首歌时的小虫还在服兵役,这也是日后成为台湾乐坛中流砥柱的小虫初试啼声的作品。「结束」由李宗盛创作并与郑怡对唱,歌中所诉说的为情所困、为爱所惑的情怀并不激烈,只显得云淡风清,这首歌亦成为李氏对唱情歌的经典之作。

这张唱片中的作品歌词段落精短、曲式架构简单,但也正因如此,在经过了岁月的剥蚀之后再重听的时候,也才会更加让人体味到舒缓简约的单纯和抛却负担的轻松——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在华语乐坛,李宗盛是响当当的百万制作人,不过在制作领域,他最擅长的当然还是“妇女之友”的工作,张艾嘉、陈淑桦、辛晓琪,无论是已然成名的还是初涉红尘的,他总是会挖掘出这些女歌手自己浑然不自觉的心理和心灵,使之不经意间就走入深闺、宛如怨妇。尽管在这方面,他也有在贵妇气质比较顽固的林忆莲身上宣告失败的历史,但这毕竟也只能说是术业有专攻的问题。在1983年,李宗盛尚是青春华发、英姿勃发,刚刚经历了“木吉它”辉煌岁月的他,尚未脱离一身的民歌气息就进入了流行乐坛的第一线,坐在了制作人的高位上开始自己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幕后生涯。此时的他,对于将一个歌手的闪光点尽情发挥的制作工作,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经验和底蕴可资使用,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而“不幸”成为其小白鼠的则是同样出身于民歌圈的郑怡。

最终,由李宗盛制作的郑怡首张个人专辑『小雨来得正是时候』获得了一致的好评,并以第三十名的排位挤入了台湾百佳专辑的行列。从逻辑性上来讲,有两点可以说是让这张唱片得到成功的最主要原因。其一是李宗盛和郑怡都是出自民歌界,流畅的旋律、淡雅的意境和文艺的情结很容易就让两者的审美点交汇到了一起。其次是当时的台湾流行乐坛恰好经历着由民歌时代向商业时代的转型期,而郑怡与李宗盛也都正由民歌音乐人向主流音乐人的过渡摸索期,他们的根基相似、发展规迹又相似,再加上大环境的助力,自然就使这张专辑因为天时、地利、人和而取得了成功,哪怕它涉世未深,哪怕它未经世故,也同样可以幻化出一种青涩美。

和潘越云在1980年与吴楚楚、李丽芬共同发行『三人展』宣布进入歌坛完全相同的是,郑怡在唱片市场的第一次亮相,同样来自于她和王新莲、马宜中共同发行的一张三人拼伙专辑『匆匆的走过•告别夕阳•月琴•话别』。而郑怡正是通过这张唱片中的一首「月琴」从而确定了她在歌坛上的地位,也让王新莲和马宜中更多的成为了她进入歌坛的陪衬,之后也更为适宜的留在了创作者的位置勤奋耕耘。完全是机缘巧合,这首「月琴」真可谓是非常到位的形容了她本身的声线特征——清脆悦耳,这种清脆嘹亮的嗓音,也让她从一大批味道普遍「成熟」的女性民歌手中脱颖而出,因为极强的辨识度而迅速为人知晓。

这张专辑最到位也是流传最广的,还是小虫创作的同名曲「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典型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台湾流行音乐的传统手笔,唯一体现个性的除了文字中那些许的年少轻狂之外,恐怕就是小虫特意根据郑怡声线音色打造的渲泄式的副歌,点题的反复吟唱,充分显示出郑怡尖而不破、细而不薄的演绎处理,也将这首作品表现出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激情飞扬的清爽之气,听来干净之余还过瘾。而「如果你说」则很难想象是李宗盛的手笔,没有顿音、没有切分音,旋律如纱裙般迎风摇曳,很有中国古典的曲径通幽之迷。

专辑在整体的选曲上依然定位在爱情这个主题,而作品的创作风格则都是典型介于民歌与流行曲之间:既有民歌的单纯、朴素、简洁、流畅,又初具流行曲的细腻、感性和层次感。而在制作人岗位首次下海的李宗盛,虽然手法简单,但却也是恰到好处因为想法不多使整张专辑有了一种很清爽的商业化民歌的线条。大概正是因为这是李宗盛的第一次,所以他即使在「一千个夜」里的玩起Bossa Nova、「弦上诗」里玩起摇摆乐的花活,也都显得谨小慎微,不敢越雷池半步,这也反倒让郑怡有了更大的声线发挥空间,避免了演唱部分被多元化的编曲喧宾夺主。

同样具有纪念意义的是,这张郑怡的唱片也收录了李宗盛男女对唱情歌的处女作「结束」,和制作风格相同,李宗盛的演绎现在听起来也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与「你走你的路」和「我这样爱你对不对」中用非主流的声线抢戏相比,完全的是甘于配角、服从主角。不过,还是要推荐由王杰和林忆莲翻唱的粤语版「还有」,一个是因为王杰的苦和这首作品的主题相得益彰,再者林姐姐那种现代化的都市之怨,听起来也确实格外性感动人,更有华彩之美。巧合的是,未来的某日,林、李果然走到了一起,莫非是此曲做媒?如果是,也只怪选错了对象,因为这段恋情从一开始就是——见歌名。

 

词曲作者小虫

词曲作者小虫

 

唱片制作人 李宗盛

唱片制作人 李宗盛

 

郑怡 & 李宗盛

郑怡 & 李宗盛

 

左起陶晓清、杨芳仪、潘越云、王海玲、吴楚楚、郑怡、苏来1980年代初摄于国父纪念馆外。Photo Credit:圈圈音乐志

左起陶晓清、杨芳仪、潘越云、王海玲、吴楚楚、郑怡、苏来1980年代初摄于国父纪念馆外。Photo Credit:圈圈音乐志

 

 

 

附录:

 

『小雨来得正是时候』专辑曲目:

 

1、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2、如果你说

3、一千个夜

4、爱情的神奇

5、长夜

6、忆吾爱

7、结束

8、无法解答的问题

9、走一个下午

10、弦上诗

 

 

 

 

 

Town Way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