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 『新鸳鸯蝴蝶梦』

1994年,想要听到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这首歌还算容易,可是要听到『新鸳鸯蝴蝶梦』这张专辑就很困难了。当时我在唱片店的柜台里面看到黄安的这张『新鸳鸯蝴蝶梦』专辑磁带,还在想,整张都是他唱的歌,能好听吗?后来这张专辑真拿来听了,不由得佩服黄安的才华,尤其是作曲才华,歌词创作的才华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当听到专辑中的「野火在轻轻的烧」、「古老的眼泪」、「关于那些难以开口的事」感觉这家伙了不得呀。而专辑的最后一首歌「点一首歌给你听」感觉在专辑的最后位置非常准确。

 

huangan_album

 

 

 

 

发行时间: 1993年2月

 

专辑曲目:

01.新鸳鸯蝴蝶梦

02.爱与喜欢之间

03.爱别离

04.野火在轻轻的烧

05.古老的眼泪

06.陪你到天涯

07.你好坏

08.关於那些难以开口的事

09.床的前面月亮的光

10.点一首歌给你听

 

 

下面转一个关于这张专辑的评论:

 

1993年,台湾乐坛因为之前几年高速迅猛的发展,也已然露出了走入曲风瓶颈的苗头。虽然最早一批民谣歌手此时已经在台湾主流乐坛站稳脚跟,但他们最初的热情和创意,也随着商业蛋糕的越做越大,而有了种在创作上被掏空的感觉。再加上八十年代末与香港乐坛的联系日频,导致台湾流行乐坛的创作力量,还需要分心为原创力量极其薄弱的香港乐坛输血,也让台湾流行音乐在铺开面的同时,却越来越少对音乐纵深的细化。最重要的还有,香港流行乐坛与台湾流行乐坛的结盟,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前者商业操作的先进经验更多的流入岛内,但前者只重视音乐工业化,而忽视了音乐人文化的弊病,也因此同时传染给了台湾流行乐坛。听一听当年台湾流行乐坛为香港四大天王所做的国语歌曲,你就会很明显的发现,与八十年代台湾流行音乐相比,其中的个性越来越少,主题越来越雷同,创作的机械度也越来越盖过了早先的感情与感性。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黄安的一曲《新鸳鸯蝴蝶梦》的出现,才格外的引人关注。这首以唐代诗人李白名作《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为主线的仿古作品,其实就是在原作者行文和意境的基础上,再用白话重组出一种新规模,并加上点鸳鸯蝴蝶派文学那种才子佳人式的感叹,从而创作出一种半文半白的折衷效果,在古典中透着一点现代,而对于现代人来讲,它又那么幽古;在编曲上,这首歌曲则明显借鉴了一年前台视公司剧集《新白娘子传奇》的那首主题歌《千年等一回》,一样是以西化的乐器来演奏古典的东方,尤其是用弦乐来代替筝、萧、笛这些传统民族乐器来演绎作品的氛围,也可以让歌曲更赋有现代的听觉感与和谐度。不过,这首歌曲的流行也要得益于当时台湾流行音乐大环境的过于一致。在千篇一律的现代都市情歌小品声浪中,猛不丁的出现这么一首让人回到古代并羽扇纶巾的歌曲,刹时间自然会有一种特别新鲜和奇特的感觉。而日后周星驰的那些无厘头电影的走红,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

 

也正是在这首歌曲推出后,黄安得到了“新古典主义”宗师的称号,但事实上,黄安这是赶上了好时候,这道理和十几年后的周杰伦赶上“中国风”的好时候也是一样的。其实,回眸中国现代流行音乐近百年的发展史,你就会发现“中国风”这个主题,实际上一直贯穿于华人流行音乐的发展始终。无论是旧上海以江浙小调为依托的爵士流行曲,还是七、八十年代顾嘉辉、黎小田等人融合了粤剧韵律的香港流行曲,甚或就是杨弦开创的台湾现代民歌运动,也同样是以民族音乐为基点,才最终奠定了台湾流行音乐清新流畅的早期风格。而且越是往这条线索追寻,你就越是发现这样一个奇怪的规律,那就是中国流行音乐每一个阶段的发展,都会以“中国风”的趋势开始,并且在某个阶段陷入低潮之后,由一些音乐人重拾这个主题后,才再次掀开另一个阶段发展的新一页。从唯心的角度来讲,这好像是宿命的轮回,但从唯物的观点来看,这其实也是全球流行音乐发展的一种规律,只不过以美国为主体的流行乐坛,更多的是以一种新的音乐形式取代另一种音乐形式,宣告乐坛的更新换代。而中国的流行音乐,却自始至终都围绕着“中国风”这个心结来印证盛衰,看来,不同的文化和哲学体系下,流行音乐也自然发出现不同的规律。只是不知道这个规律对于那些立志于中国流行音乐事业的人来讲,会否有一种新的启发?!

 

除了主打曲之外,这张专辑其余的九首作品其实也都有很不错的水准,依稀有侠士风采的《陪你到天涯》听起来洒脱从容、意气风发;而与《新鸳鸯蝴蝶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爱别离》,也同样在苦乐参半中,呈现出爱恨纠结的东方宿命情爱;而其它如《爱与喜欢之间》、《古老的眼泪》和《床的前面月亮的光》等歌曲,则同样都有鸳鸯蝴蝶派文学的情节特点,痴喜哀怨、尽在期间。而由于整张专辑有六首作品交给《千年等一回》的编曲人尤景仰编曲,也让整张专辑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的情歌,都有了一种“新古典主义”的味道。所以说,从这种以西方音乐体系来编派东方意境流行歌曲的手法而言,尤景仰其实更配担当“新古典主义”大师的称号。

 

这张专辑在台湾发行后,曾经创造了一百万张销量的佳迹,而这同样也和台湾华视连续剧《包青天》的热播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专辑的同名曲,正是这部剧集的片尾曲。而剧中主角之一的何家劲也在一年后,推出了一张同名同姓的专辑,主打曲正是改编了黄安的这首作品,而粤语词则交由最擅长写宿命的林夕。

 

不过,台湾流行音乐的浮躁,也同样感染到了当时的黄安。随着《新鸳鸯蝴蝶梦》的热卖,黄安也以此为模板,在随后的几年接连推出了《救姻缘》、《明明知道相思苦》等几张复制专辑,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黄安的蝴蝶梦也很快因为歌迷的审美疲劳而走到尽头。于是干脆淡出音乐圈、进军主持界,或许是早年曾经玩过重金属音乐的缘故,黄安很快就在台湾主持界显示出他摇滚的气质,以金圣叹和李敖式的狂言快语,接连得罪了吴宗宪、张菲等岛内名嘴,也直接导致了他最后只能黯然离开台湾而赴大陆发展。

 

回想当年《新鸳鸯蝴蝶梦》旋律泛滥成灾的辉煌,再联想一下如今周杰伦在《青花瓷》里意气风发的张扬,此时重温前者的那句歌词“由来只闻新人(周杰伦)笑,有谁听到旧人(黄安)哭”,倒也多出一种真知灼见的感慨。

 

https://music.douban.com/review/1515837/

文/爱地人

27/08/08

Town Way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